每日新报: 90后南大国学社成员 一起穿着“宋裤
首页
阅读:
admin
2019-11-10 14:07

  在南开大学津南校区就读的傅晓曈即将升大三,从高中时代就喜欢国学、汉服,到南大读书后加入了国学社,这方面的兴趣也日益累积,也是上大学之后她才真正拥有了属于自己的第一套汉服。

  南大津南校区的国学社很多活动都是以汉服为依托,每周都会组织茶艺、香道、汉舞等与传统文化相关的活动。傅晓曈说,社团会鼓励有条件的社员参加活动尽可能穿汉服出席。

  对于还没拥有自己的汉服或者说对汉服认知还不太深的大一新生,作为大二、大三的老社员,傅晓曈他们往往会在先和新人科普了汉服相关知识之后,再鼓励他们买汉服、穿汉服。“我们现在的科普还停留在基础形制的科普上。因为一些古装剧,包括商家的错误引导,导致现在很多人对汉服基础知识误解很大。比如一些武侠片让大家觉得魏晋时期的汉服就是大袖、飘逸,可这种形制和认知是错误的。”她有个观点:不想让穿汉服成为一件特别严肃的事情,希望汉服成为平时也可以穿出去的服装,“现在在校园也常能看到一些不是我们社的同学穿汉服走在路上。”

  当然,她也认同,穿进日常生活的汉服要搭配得体,讲究场合。汉服有自己的等级体系,也分礼服、常(礼)服、便服等不同类别,“比方说平时上课,不可能织金马面、长袄之类的,也没必要。我自己有时上课穿汉服,就会选择宋裤、大口袴等,上衣也是小袖、窄袖这类相对方便、不太夸张的汉服,有的人也会把明代的竖领对襟衫当成衬衫去穿,乍一看不太看得出有什么不同。有大的活动,才会选择大袖这一类看起来正式、庄重些的汉服。”

  根据场合做调整,把汉服融入自己的生活,傅晓曈也会对入手的汉服做一定适合日常生活的改良,“大家对汉服的刻板印象好像就是那种及地的长裙,很不方便,实际像古代人出行、下地劳作的穿着也有短裙,里面会内搭裤子。”因此她日常穿汉服会尽量选裙长裤长较短的,或是将长度改短,让它们变得更符合现代的一些需求。

  汉服现在能占到傅晓曈衣柜大概四分之一的比例,一些春秋季的裙子已经被她拿汉服来替代了,所以在这上面的资金投入她觉得不算特别夸张,“完整成套的有三四套,其他还有用来换着搭配的单品。不算吊带、衬裤,我的汉服单件价格基本在一百到三百不等,做工很不错的、三百到五百的单品也有,但我自己也就只有两件这种类型的。”